吴冠中 官方网站

http://wuguanzhong.zxart.cn/

吴冠中

吴冠中

粉丝:756855

作品总数:33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
吴冠中(1919—2010),江苏宜兴人,当代著名画家、油画家、美术教育家。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的探索,形成了鲜明的艺术特色。油画代表作有《长江三峡》、《北国风光》、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黄山松》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艺术圈

作品润格

书 法:议价

国 画:议价元/平尺

匾额题字:议价

拍卖新高:未提供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2116377

邮箱:artist@zxart.cn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走向未知 作者:刘巨德

我是吴先生的学生,每次看到吴先生画展的时候,就像看到婴儿的面孔一样,总感觉崇敬,又天真又有一种光明感,还有一种陌生感,从未见到的新鲜感,新奇又很自然,这是我们所有画画人都非常希望能够做到的,但是很难做到。

1995年,美国出版了大型教科书《世界艺术史》,其中特别阐述了吴先生作为东方现代艺术的代表,举例了他的绘画作品。今天故宫博物院,我们祖国最神圣的艺术殿堂又收藏了他的作品。我想这两件事同时证明了,吴先生的作品具有无限的生命力。他为什么有这样强大的生命力,就是因为他把祖国的传统文化,在当代焕发出了新的生机,在这一点上,我想过好久。在吴先生很多的评论里,提到他艺术成果源于他学贯中西。的确,他是一位非常少有的甚至是罕见的、艺术思想和情感从文学和绘画两个出口同时迸涌的艺术家,这在中国画界是少有的。同时他能够倡导艺术与科学的结合,他是一个大跨度的、一个新的文化学者、新的画家,这一点在美术界可以说是罕见的,所以他能够成为当代中国画界,甚至是在东方屹立于世界画坛的巨人,这是我们中国的骄傲。

他为什么能够这样?他曾经和我们讲过好几次鲁迅《野草》中过客的故事,鲁迅笔下的过客,永远是走向未知的。日将暮,他问老翁前面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,老翁回答,是坟。坟之前呢?老翁答不知道。老翁旁边的小姑娘说不是墓地,是野百合和蔷薇,我经常到那里玩,经常去看它们。这样的故事在他心里深深地印着,这个是可以感觉到的,他深深地了解走向未知的、渴望未知的可知性。可以说,在中国美术史、世界美术史及文化史、科学史、哲学史上所有有贡献的大师们,都是走向未知的,渴望未知,都像鲁迅先生在《野草》中所描述的过客一样。吴先生用这样的话语告诉我们,通向美神的道路必经生死苦烈的地狱之门,从这之后才可以看到鲜花。这位过客,我们可以看到他描述的是一个在黑夜里走向旷野的人,没有路标,没有同路人,也没有什么明灯。吴先生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?走向未知的人,同时是走向自然的人,他希望自己的心融入自然。吴先生说,他很想使自己能够走进宇宙中去,这一点,可以说是所有的大艺术家共同的特征,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几千年来的最重要的精神,把艺术作为人通向宇宙与自然相连接的一种途径,作为人自身的生命融入宇宙之中,这是自我修炼的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  

经常面对自然,有无限的想象。他经常说画的真不在形而在气,气不在似而在像,像不在貌而在魂,魂在你的心走向宇宙中。他面对自然有无限的想象力。他画画的时候,可以一天不吃不喝一直到晚上。美术界的朋友说他是靠光合作用画画的人。其实他是对艺术的光明状态,这是所有大师共有的。鲁迅《野草》中的过客一直歇不下来,说前面有声音在呼唤着,吴先生也是听到美神在呼唤。在中国美术界可以说他是走遍祖国大地不停写生创作的人,可能是吃苦最大的人,美术界的苦心之旅。他的目标也和鲁迅先生所说的过客一样,浩浩无期没有尽头,非常遥远,不是画到这里以后就感觉到目标了。

他经常说“我负丹青”,感觉自己这“一生没有画出感人心魄的、让人落泪的作品”,其实他已经让人感动了,这使我们想到了艺术巨匠米开朗基罗临终前曾说:“我感觉自己刚刚进入艺术大门。”所有这些走向未知的艺术巨匠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感觉生命是有限的,艺术是无限的,走向未知的路是遥远的,所以我觉得吴先生跟鲁迅《野草》中的过客一样,永远走向未知,对我们来说是从艺术上最根本的精神教育。

    

这里我想有几件作品可以看一下,吴先生他怎么在走向未知的心理状态里永不停息地超越自己的探索,一个是《狮子林》,一个是《霜叶》,一个是《小鸟天堂》。我们看到过三幅《狮子林》,《小鸟天堂》有四幅。他说他想到了狮虎豹熊声音的共鸣,这是他的第二张,我们看第三张,这个画画过四、五张,我们从中看到吴先生的视觉,他的对象是从未封闭的万物,狮子林的亭子、长廊、树木、桥等一切,他都看作一种点线面的律动,一种音响的共鸣。我们看大点小点密密麻麻如急雨,长线短线粗线细线曲曲弯弯如波涛。他的作画是谱曲,最重要是把生命的节奏,生命的思想,生命的魂律动给抓住,所以万物对他没有封闭,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哪怕一草一木对他都是一样高贵。

再看一下《霜叶》,他的研究生记录了他画的过程。一天他在宁波看到这个白墙,非常激动地说这块白真好看,连忙掏出本子记录下来。记录的过程像打仗一样,非常激动。回来以后画过三幅。他把这白比作是女王。你再看一下,他画的三块白的过程,这是第一、这是第二、这是第三张。你们看他三张的变化非常微妙,是他不断地向极限追寻的过程。我们显然可以看到这最后一张他画得更宽广。这块白他没有当做是一个墙的白。这使我想到了雪中立一鹤,愚人观鹤,智者观雪,圣人观白。吴先生他是把这个白当做一个女王,说明他对这块白的敬畏和爱恋,他从白里看到的不是墙,当时看到的不是这块墙之美,而是这块白好美,从白里看到了无限,看到了绝对,这是他和一般人眼睛的不同。

我们再往下看《小鸟天堂》,我们看第一幅,第二幅,第三幅,第四幅,这是被大英博物馆所收藏的一幅,从这四幅的变化过程,你可以看到吴先生怎样使自己的心灵,自身生命的节奏和他所领悟的想象的那个小鸟天堂里的生命,自身相互融合的过程。显然最后这一幅《小鸟天堂》做得无限夸张,使他的情感推向极致,他老感觉不够劲,最后他感觉可以达到他所想的,所期望的比较接近的地步。
      

我想到鲁迅《野草》中的过客,当那位小女孩说前面是百合花和蔷薇的时候,过客并没有走过去,也说我也去过。没有走过的路,没有去过的地方想得非常好,也就是说他把未来的路想成是思的境界是天堂的宇宙的境界。正因为如此,吴先生的画从来不重复自己,从来不重复别人,是永远走向未知,走向未知的探索,可以说是人类最宝贵的品质,而吴先生有,所以他的思想、他的情感、智慧、他的艺术属于全人类,我们为他而高兴,为中国文化而骄傲,谢谢大家。